1035_a204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三天,裴逸白和宋唯一没有回去,两人难得在巴黎,甜蜜度过了愉快的三天。

就当,是补迟到的蜜月。

事实上,裴逸白表示,这个蜜月的假期有一个星期,如果宋唯一还想去别的地方,他们一起去。

但想到家里还有两个“嗷嗷待哺”的儿子,宋唯一心软,想到晚上跟儿子视频时,两个小家伙湿漉漉的眼睛,便摇了摇头。

至于来参加婚礼的宾客,也在巴黎境内,玩了个遍,才回去。

而宋唯一跟他们,是在酒店汇合的。

幸而狼嚎没有带来,双胞胎兄弟见到宋唯一,眼睛发亮,跑了过去。

只是短短的三天,而且晚上还跟儿子视频,但当他们跑到自己的怀里,宋唯一却觉得,仿佛过了整个世纪。

“宝宝乖,麻麻下次不走了,不是不要们。”

事实上,宋唯一跟裴逸白说走就走,真的有将他们吓到。

婚礼那天,双胞胎兄弟在他们离开后,足足哭了两个小时。

清纯美女之伙伴

但亲戚们不忍心打扰他们新婚夫妻,便没有告诉宋唯一。

安慰了许久,两个小家伙才平静下来,小手却紧紧地握着宋唯一的。

只有这个时候,宋唯一作为母亲的骄傲才油然而生,儿子只有这个时候,才是亲生的……

“飞机要下午才起飞,先去吃个午餐吧。”裴逸白见儿子窝在他们妈妈的身边,嘴角扬了扬,这才转而看向众人。

当然,并非来参加的婚礼的所有人,都留在这里。

比如徐子靳,公司有事忙,先回去了。

顾辰言也在参加完婚礼,就踏上了回国的旅途。

至于裴逸白外婆家那边的亲戚,除开蒋心悠之外,都先回去了。

但大部分的人,还是留了下来,欣赏巴黎的风光。

“好啊,宝宝也饿了。”徐老太太和裴太太赞同地点点头。

一行人朝着酒店的用餐区出发,而裴逸白,却在这个时候,趁机搜索蒋心悠的身影。

“心悠呢?”没见到人影,裴逸白转而问裴太太。

“咦?她刚才不是还在的吗?难不成去洗手间了?”裴太太满脸疑惑地嘀咕。

不大不小的声音,恰好能让裴逸白听到。

是真的去了洗手间?还是趁机先跑了?

裴逸白勾了勾唇,钱还没给,她真舍得走?

这个问题,在大家到了餐厅的时候,有了答案。

蒋心悠跟裴苡菲并肩站着,一个娇美一个柔顺,形成一道漂亮的风景线。

“表哥,表嫂,恭喜回来。”

蒋心悠见到他们的那一刻,眼神发亮,没有畏惧,反而迎面走了上来。

跟一开始的挑拨离间和耀武扬威比起来,这个时候的蒋心悠爽朗大方,又有这么一个表妹的身份,主动和热情得不像同一个人。

宋唯一眼观鼻鼻观心,没有接话。

“原来们先过来了,我说怎么一会儿人就不见了呢。”裴太太嗔怪地看了侄女和女儿一眼,笑道。

“先点好菜,大家来了,刚好就可以上菜啦。”蒋心悠抢先一步回答,看向裴逸白的神色带着可怜兮兮的讨好。

“表嫂,三天不见,越来越漂亮了哦。”

见裴逸白不搭理,蒋心悠厚着脸皮挤到宋唯一的旁边,搭讪。

宋唯一“……”

这个表妹到底为什么这么热情,在裴逸白说了始末之后,宋唯一很清楚了。

“我这第二次与表嫂见面,就觉得特别投缘。表嫂,之前的事都是小玩笑,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生气呗。”蒋心悠继续磨。

“哎,我哪知道狗仔竟然偷拍我和表哥?一开始我是真的不知情,后面看到新闻出来了,才决定将计就计的。”蒋心悠辩解。

他们夫妻没有吱声,但就坐在旁边的裴苡菲,倒是听到了蒋心悠的话。

“表姐,什么将计就计?”

“我一会儿再跟说。”蒋心悠干笑。

“将计就计,还故意挑拨离间我和表嫂的感情,蒋心悠,活腻了”裴逸白冷哼一声,搂着宋唯一的肩膀目光凌厉地看向表妹。

别的玩笑可以接受,唯有这一点,差点弄得他跟宋唯一感情破裂。

事实上,还有一件事,裴逸白有些不爽。

那个婚礼,其实是准备一周后,再告知宋唯一的。

但是蒋心悠,私底下背着他偷偷安排了一切。

不只是来了一回挑拨离间,在给宋唯一惊喜的同时,还给裴逸白一个狠狠的惊吓。

他这个准新郎还没有准备好,定在一周后才开始的婚礼,突然提前了。

“表哥,别生气啊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表哥是做大事的人,怎么能给我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?”蒋心悠缩了缩脖子,委委屈屈地哭诉。

裴逸白冷笑,“二十六岁的小孩?”

蒋心悠学得就是婚庆相关,裴逸白又想要保密,所以第一个想的,就是自己的表妹。

可这个表妹倒好,明摆着做表哥的生意,暗地里还坑了他一把。

“反正比表哥小,就是小孩。”蒋心悠红了红脸,懊恼地反驳。

她跟裴逸白的感情不错,偶尔到国外出差,裴逸白也会专程去看看这个表妹。

蒋心悠怕拿不到自己的酬劳,但更担心的是,真的让表嫂生气,让表哥跟自己的感情疏远了。

毕竟,蒋心悠看得出来,表哥是真的在意这个表嫂的,否则怎么会大费周章的,偷偷跑到这里来准备婚礼?

裴逸白见蒋心悠事后公关做得不错,紧绷了许久的俊脸这才松了松。

“既然这么说,这件事,我勉强原谅。若是还有下一回,蒋心悠,看我不削了一层皮。”

闻言,蒋心悠眉开眼笑,举着手保证。“不会,我发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。”

“那个,表哥,那个……”蒋心悠降低了音量,扭扭捏捏地想要探探口风。

“哦,表哥表嫂结婚,不会什么都没有表示吧?”裴逸白反问。

蒋心悠只觉得周遭的空气冷凝了一下,有一种不良的预感,凭空生出。

“说好的酬劳,就当是给表哥表嫂的赞助费吧,以后可别再人家的婚礼上乱来了。”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