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7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赵萌萌皱着眉,“放手!”

   “赵小姐,忍心这个时候离开吗?若是被别的女人得逞了怎么办?千万不要走啊,我们裴先生还等着救出火坑呢。”

   不可否认,裴辰阳的这个管家挺有意思,当然玩弄老板的胆子也很大。

   赵萌萌被气笑了:“与其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,还不如将那个姓林的早点丢出去,否则老板的清白就不保咯。或者现在给她机会,我在这里看看戏也不错,抬个椅子过来。”

   裴辰阳脸色铁青,该死的赵萌萌,竟然这样说话。

   此刻的林妙语眼里,裴辰阳可不是就是一块肥滋滋的肉,恨不得立刻咽下么?

   被点名的林妙语目光如寒霜一般瞪向赵萌萌,赵萌萌竟然又挑拨离间,她就见不得一刻的好!

   裴辰阳俊脸阴沉,冲着李连年大吼:“李连年,是死人吗?还不将她请出去!”

   薄吼声穿透了众人的耳膜,李连年更是从这句话里,听出了老板对自己的怒火。

   糟糕,死定了。

   这一下,李连年再也不敢犹豫,急匆匆地折了回来。

   可人樱桃小嘴好迷人啊

   林妙语还心有余悸,脸红得几乎可以滴出血来。

   “我不走,我要留下。”她抓着沙发,却不敌李连年的力气。

   留下?这个家的主人裴辰阳都不欢迎她了,怎么可能让她留下?

   “从今以后,不要让她踏入这座房子半步。”裴辰阳说完,深深地看了赵萌萌一眼。

   她倒是真的在旁边坐下,完全看戏的表情。

   这举动,让他又生气又恼火。

   果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不过她会表现出在乎,才是奇怪吧?

   他缓缓撇开视线,脚步不稳地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   李连年得到裴辰阳的吩咐,直接将林妙语的手扒下,拽着她出了这座房子。

   “放开我,李连年这条走狗,有种放开我。”

   走狗这个词,用的可不轻了。

   李连年冷笑连连,“一个破鞋还在这里学着存在感,也就的脸皮才这么厚了。也幸亏林小姐今天在这里闹一闹,我看裴先生这下是彻底认清了的真面目,没准儿一会儿赵小姐和他发生点什么,到时候直接生米煮成熟饭了呢。”

   这个可能性很低,但李连年知道,林妙语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种话。

   果不其然,一听到这些,她顿时就炸了,想要对李连年拳打脚踢,却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 “不会的,辰阳才不会喜欢赵萌萌这种女人。”直到现在,还在这里自欺欺人,她活得可真是失败的。

   李连年呵呵冷笑,懒得继续附和。

   到门口的时候,还不忘叮嘱赵萌萌:“赵小姐,千万别急着走啊,我们裴先生还等着呢。”

   将林妙语扭到大门口,一把将人推了出去,很快将大门关了,彻底禁止了她的出入。

   “们都给我等着,我不会放过们,尤其是赵萌萌!”林妙语站在大门口,一些经过的路人都忍不住停下驻足,她却漠不关心。

   但是谁也没有听她的话。

  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林妙语想要打个车都打不到,手机也被扔在了裴辰阳那里,她只能一步步往前面走。

   她的腿不好,走的慢,走一会儿歇一会儿,不知何事,竟然走偏了。

   迎面而来三四个流氓混混,见林妙语长得国色天香,顿时起了色心。

   “小姑娘一个人啊,这是要去哪里啊?哥哥捎一程?”

   “滚开!”林妙语正烦躁着,遇到这种人,顿时便不客气了。

   “还挺凶,这种性格我喜欢。”说着,踩下刹车,直接两个人下车,将林妙语拖了上去。

   这下,林妙语才知道害怕了。

   “们要干什么?给我放手,我要报警了。”

   “臭娘们,堵着她的嘴。”那个司机吩咐着,其他两个人很听话,直接拿出一块布将林妙语的嘴巴跟堵上。

   她没了反抗的机会,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神情,车子顿时飞出去老远。

   “一会儿去哪里?今天的收获不错,我就说这个地方要多来,这种货色的女的经常见到。”开车的人叽叽咕咕地说着,林妙语却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 这些人,是真正的采花大盗。

   她没有想到,自己设计了裴辰阳一番,非但没有得逞,最后却引来了别人的垂涎。

   林妙语悔不当初,只是这会儿,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 这几个人,一听便知道是惯犯,这个地方,难道已经发生了很多起这样的事情?

   林妙语越想越害怕,可是哭不出声音。

   车子驶向一个未知的世界,而在车子上,那些人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,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下,光溜溜地任他们欣赏。

   林妙语想死的心都有了,只觉得恶心到了极点……

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 这一切,在别墅里面其他人都不知道。

   赵萌萌被迫来看了一出好戏,见林妙语也被李连年拉出去了,觉得自己是时候退场了,便光荣站起来,往外面走。

   恰好,李连年将林妙语送出了,见赵萌萌的架势,顿时便知道,赵萌萌这是要走了。

   他心道这怎么行?好不容易进来的,若是就这么走了,自己不是白费心思了?

   “赵小姐,这是做啥啊?”

   赵萌萌满脸黑线,“眼睛怎么长的?当然是回去了。”

   李连年一看就是嘴皮子溜的人,只是她赵萌萌也不遑多让。

   被她凶了一顿,李连年也不恼。

   他这个人别的没什么,眼神倒是不多,看人一个比一个准。

   像赵萌萌这样的,看着凶,实则心肠好大,不能因为表面就评判一个人嘛。

   否则像林妙语这样的,还真心吃不消。

   他厚着脸皮笑:“赵小姐,今天的事情多有得罪,看在裴先生的份上,千万要大人不计小人过啊。”

   “我自然不会跟他计较。”

  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李连年的意料,这么好说话?

   他的惊诧还来不及收起,赵萌萌就阴恻恻朝着他笑:“事情是捅出来的,我自然是要跟算账。”至于裴辰阳,她权当没看到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