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37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付琦姗前脚刚走,裴逸白后脚就到了。

   见道裴逸白的那一刻,付紫凝愣了一下,心里隐隐闪过不安。

   怎么他竟然来了?难道是听到了什么?

   她故作镇定,不安很快被她压下。

   “呵,这不是裴逸白吗?什么风,把给吹来了?”

   “付紫凝,跟女儿说了什么?”裴逸白在她的面前坐下,姿态优雅,面上的寒意却直达人心。

   付紫凝的目光狠狠地瞪着他,自己这么狼狈,裴逸白却如此优雅,完全是用她来反衬。

   “裴逸白,我手里掌握了的把柄,如果答应出面,放了我的话,这些把柄我不会公布出来。”

   他的到来出乎了付紫凝的意料。

   但也给她提供了一个机会,这么说,自己出去还是有希望的。

   “把柄?”裴逸白冷笑,淡淡的重复着两个字。

   午后粉系女孩睁大电眼很迷人

   “对,没有听错,如果不放过我,我会让和宋唯一身败名裂!”付紫凝哈哈大笑。

   “凭?痴人说梦吗?”

   裴逸白没有当她的话是一回事。

   只以为这是付紫凝的噱头,用来哗众取宠的手段而已。

   闻言,付紫凝又羞又怒,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   若非双手不自由,被手铐烤着,她已经朝着裴逸白扑了过来。

   “痴人说梦?裴逸白,之前宋唯一和盛锦森一起被受伤,差点被抓的事情,还知道吧?”

   付紫凝嘿嘿笑,得意洋洋,笑声阴森刺骨。

   对面的裴逸白心里猛地一跳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 她竟然知道?

   “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他沉沉看着付紫凝,眼里流露出一丝寒意。

   付紫凝毫不畏惧地迎了上来,哈哈大笑:“胡说八道?就知道不会相信。在那个小破楼里面,宋唯一跟盛锦森抱着的一幕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?”

   提起这件事,付紫凝浑身振奋,就如同她是付琦姗本人一样。

   看到宋唯一吃瘪,看到裴逸白震怒,实在是太爽了。

   裴逸白眼神一寒,直勾勾地看着她。

   已经猜测到了一种可能。

   那就是,付紫凝那个时候也在。

   只是……

   他的深思被付紫凝的话打断:“以为找到了宋唯一,就万事大吉了?哈哈,我也知道宋唯一的下落,甚至,我还准备了一手。”

   “给看一张照片。”付紫凝哈哈大笑,朝着警察招手,让他给自己一个手机。

   警察下意识看裴逸白的脸色行事,看他满脸阴沉,却没有拒绝。

   便低着头,将手机递了过去。

   付紫凝拿到手机,登陆了自己的邮箱。

   将邮箱里的照片下载下来,挑了一张最大尺度的,放在裴逸白的面前。

   “看到了没有?老婆跟别的男人躺在一起,多么亲密啊。”

   照片上的宋唯一,胸、罩被解开了,而盛锦森的一只手则是放在她的胸口,暧昧之意表露无遗。

   另一张,是盛锦森趴在宋唯一的身上。

   裴逸白的俊脸陡然变色,照片几乎刺伤了他的眼睛。

   即便,这只是一张照片,甚至明明这不是真的。

   “付紫凝!”他的大手一挥,手机立马被他摔出去。

   “啪嗒”一下哎,落在墙角。

   而裴逸白的手,猛地捏住付紫凝的脖子,掐着她大吼。

   这个动作,惊呆了旁边的警察,更惊呆了付紫凝。

   无论如何,她都没有想到,裴逸白会跟她动手。

   她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,喘不过气,差点要死掉了。

   “放……放开……”她长得矮,几乎是被裴逸白捏着脖子提了起来。

   她的双腿悬起来,眼睛瞪得又大又圆,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   这一刻,付紫凝着实感受到了自己离死亡到底有多近。

   “好大的狗胆,在之前,威胁我的人还有一个。那就是盛振国。”

   他逼近付紫凝的耳际,声音又低又冷:“知道盛振国的手是怎么没的吗?”

   付紫凝惊恐地睁着眼睛,不知道,更不想知道。

   可裴逸白此刻并不如她的意。

   “我可以告诉,因为他得罪了我,我让人给他砍掉的,明白吗?”

   付紫凝闻言,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了,忽视很都如筛孔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 将盛振国的手砍掉……

   就冲着裴逸白此刻的表情,付紫凝也相信,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他没有说谎。

   “比盛振国更大胆,更过分。竟然派人跟踪他们,甚至做出这种事情,说,我要怎么惩罚?把这个脖子掐断,好不好?”裴逸白呵呵轻笑,在付紫凝此刻听来,只觉得他的生硬冰寒刺骨。

   她仅有的力气,只够让她做出摇头的动作。

   不,她不想死,她还不想死!

   “裴先生,这样下去,会把人掐死的。”警官浑身战栗,即便是作为一个警察,也被裴逸白的举动给吓到了。

   这一次,是彻底踩到了裴逸白的禁忌和底线。

   “她敢设计我的人,就要有能力承受后果。”说着,裴逸白的手一松。

   付紫凝跟一条狗一样,直接摔到了地上,趴在地板上,脖子上起了一圈明显的红痕。

   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两分钟,怕是付紫凝都会没命。

   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又惊又怒地看着裴逸白,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“将照片交出来,我可以从轻发落。若不然,明年的今天,就是的忌日,包括跟付紫凝有任何关系的人,儿子,丈夫,女儿,都会一一为陪葬。”裴逸白走了过去,在他的面前蹲下,声音轻柔地说着。

   话里的恐吓,威胁,却让付紫凝不敢不信。

   脖子上的痛意还在持续,她几乎以为自救会死在那一瞬间。

   第一次离死神那么接近,惜命的她被吓到了,满脸的眼泪和鼻涕。

   “…………不要乱来。”付紫凝不停揉着自己的喉咙。

   火辣辣的,痛到了极点,被裴逸白掐的。

   他的话,让她不寒而栗,付紫凝根本不敢小看。

   “付紫凝,我只给一分钟的时间,如果不交出那些照片,随时可以毙命。”

   “放我出去,我全部都交给,我发誓!”

   “还敢跟我讲条件?”

Categories: 未分类